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帮助中心 >

“双碳”背景下2022年国内钢铁需求或下降07% 行业集中度仍待提升

  12月15日,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发布2022中国和全球钢铁需求预测, 2021年我国钢材消费量为9.54亿吨,同比下降4.7%;2022年我国钢材需求量为9.47亿吨,同比下降0.7%。

  同时,预计2021年和2022年我国粗钢产量分别为10.40亿吨和10.17亿吨,同比分别下降2.3%和2.2%。生铁产量2021年、2022年分别为8.63亿吨、8.24亿吨,同比下降2.8%、4.5%;铁矿石需求量2021年、2022年分别为13.64亿吨、13.02亿吨,同比下降2.8%、4.5%。

  2021年,我国经济受需求收缩、供给冲击、政策收紧等影响,消费和投资增长势头减弱,供应链受阻,钢铁行业的生产和需求也受到了一定影响。

 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预测,预计2021年我国钢材消费量为9.54亿吨,同比下降4.7%;预测2022年我国钢材需求量为9.47亿吨,同比下降0.7%。

 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党委书记、总工程师李新创对此解释称,当前房屋建设等领域钢铁需求出现了明显的阶段性下降,导致我国钢材整体消费量下降。2022年,我国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,经济持续恢复发展的态势不会改变。

  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,要适度超前开展基础设施投资。李新创预计,明年的基建投资将为钢材需求总体稳定提供有效支撑,保障性租赁住房、城镇老旧小区改造成为结构优化的新动能。此外,机械、汽车、造船、家电、铁道、自行车摩托车等行业的钢材需求也将保持增长态势。

 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,短期内钢铁需求虽然保持缓速下降,但城市轻轨、高端制造装备等新的需求增量对钢材质量有着更高的要求,传统落后产能将加速退出市场竞争。

  今年以来,国家发改委、工业和信息化部等有关部门多次强调,引导钢铁企业摒弃以量取胜的粗放发展方式,促进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,确保实现2021年全国粗钢产量同比下降。

 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21年1-11月,粗钢产量94636万吨,同比下降2.6%,其中11月份粗钢产量6931万吨同比下降22.0%。

  根据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的预测,2021年我国粗钢产量为10.40亿吨,同比下降2.3%,全年压产目标完成在即,或将成为2015年以来的首次产量同比负增长。而2022年的全国粗钢产量还将进一步下降2.2%,预计总产量为10.17亿吨。

  李新创表示,近几年,国内外旺盛需求和投资拉动导致粗钢产量高位快速增长。但若任其发展,可能会走上“刺激一增长一过剩一亏损”的老路,压减粗钢产量作为重要手段,将督促行业摒弃以量取胜、粗放发展的惯性模式,引导企业以创新驱动、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需求,助力产业结构升级。

 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1-11月中国累计出口钢材6187.5万吨,同比增长26.7%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财政部、税务总局分别于今年4月底和7月底发布了关于取消(部分)钢铁产品出口退税的公告,此后我国钢材出口量出现连续下降,11月份我国钢材出口更是首次出现年内同比负增长,同比下降0.9%。

  “总的来说,国家政策不鼓励钢材出口,受各种因素制约,明年钢材出口很难增加。”在李新创看来,国家取消钢铁行业的出口退税,将使未来中国钢材进出口结构发生改变,在“双碳”战略下,钢材产品应优先保障国内钢材需求和经济发展。

  在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12月15日发布的《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2022年关税调整方案的通知》中,继续对铬铁等106项商品实施出口关税。

 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分析师王国清指出,硅铁、铬铁出口关税的提升以及其他产品高出口关税的延续,反映我国对铁合金、再生钢铁原料等产品的出口限制力度加大,目的是提升企业出口成本,削弱出口竞争力,抑制其出口相关产品,以满足国内对相关初级产品的需求。

  “对钢铁产品的进出口也不能是简单一刀切。如果我们没有高端产品出口,就很难在国际钢铁高端市场上拥有话语权,而对于附加值和技术含量比较低的产品,则应该限制出口。”李新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。

  李新创建议,政策层面应该针对不同钢材产品采取差别化政策,支持高端钢材出口,限制普通钢材出口,鼓励废钢、钢坯等原料和初级产品进口,从而推动电炉短流程炼钢技术的发展,压减国内粗钢产量。另一方面,通过促进生铁、钢铁再生原料、钢坯等初级产品的进口,也有助于减少对铁矿石的需求及海外依赖,引导钢铁行业降低消耗,助力钢铁行业尽早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。

  我国钢铁工业碳排放量占全球钢铁行业的60%以上,占全国碳排放量的15%左右,以化石能源为原辅料的工艺流程也决定了行业高消耗高排放特性,“双碳”要求和资源能源约束将是全行业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。

  工业和信息化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司长黄利斌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,工业和信息化部已联合有关部门,编制完成了钢铁、有色金属、石化化工、建材等工业领域重点行业的碳达峰实施方案,后续将按照统一的要求和流程陆续发布。

  有业界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,在现有的工艺技术条件下,主要依靠总量控制和技术进步实现节能降耗和碳减排,在氢冶金等工艺技术短期内难以获得大的突破情况下,控制总量是最主要、最有效的途径。

  李新创指出,产量已进入峰值平台区,将在10亿吨规模上下波动,未来将呈现缓慢下降态势,巩固去产能成果仍是今后行业重点任务,当前应结合碳排放、能耗双控、环保水平等综合考虑粗钢压减。

  “粗钢产量的压减对行业稳定有序发展起到积极作用,但压减政策在执行的过程中应当有整体意识,不能碎片化、激进式地推进。”李新创说。

  李新创指出,钢铁行业作为碳减排的重点行业,将率先在2025年左右实现达峰,未来将面临碳排放强度的“相对约束”、碳排放总量的“绝对约束”,以及严峻的 “碳经济” 挑战,钢铁行业碳达峰到深度脱碳乃至碳中和,最多仅有35年时间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从部分钢铁企业处了解到,当前钢铁行业的低碳化改革仍集中在行业头部企业。由于人才不足,研发能力滞后等问题,中小企业目前的绿色改造相对滞后。

  李新创表示,当前钢铁行业仍需进一步提高集中度,在“十四五”期间将切实整合深入,从而实现产能优化升级,减少同质化竞争。

  在最新发布的《2021企业竞争力(暨发展质量)评级研究成果》中,合计占全国粗钢总产量90.2%的122家钢铁企业中,竞争力评级为“极强”和“特强”的钢铁企业共56家,合计粗钢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75.4%。其中,中国宝武钢铁、中信泰富特钢、首钢等多个大型钢企名列前茅,技术创新能力、绿色低碳水平等因素占据了较高的评价权重。

  “如果不提高集中度,不仅对行业自身,对上游下游,对国民经济都不利。集中度低就容易打价格战,钢价会大起大落,全国10亿多吨钢的大市场,每吨钢价能够在短期内上下波动一千多元,和其他行业比起来,实际的利润率却并不高。” 李新创预计,“十四五”期间,全行业的整合进度或将达到60%。